您的位置 : 陌离小说 > 资讯 > 农门妃糟糠妻归来第17章_农门妃糟糠妻归来小说第17章阅读

农门妃糟糠妻归来第17章_农门妃糟糠妻归来小说第17章阅读

时间:2018-06-13 16:18编辑:斗胜公鸡

主角为茶花 徐宴的小说叫《农门妃:糟糠妻归来》,讲述了茶花 徐宴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上一个人,欢喜是双倍的,痛苦也是双倍的。所以,照顾好对方,别让我们受伤。农门妃:糟糠妻归来精彩章节节选:茶花吓蒙了,长生和平安更是已经呆若木鸡。徐宴被送到了内院,太医解开他的衣服,茶花才看到徐宴的胸口处有个两寸宽的伤口,听侍卫说是在皇宫中被造反的淄博王用剑刺伤的。茶花十分愧疚,后悔自己哪里不好拧,偏偏拧……

农门妃:糟糠妻归来精彩章节节选:

茶花吓蒙了,长生和平安更是已经呆若木鸡。

徐宴被送到了内院,太医解开他的衣服,茶花才看到徐宴的胸口处有个两寸宽的伤口,听侍卫说是在皇宫中被造反的淄博王用剑刺伤的。

茶花十分愧疚,后悔自己哪里不好拧,偏偏拧到他伤口上,于是她很自觉地守在徐宴的床边,端茶倒水喂药,无不周到。

至于尚在震惊中的两个儿子,她只撂下句“平凉王是你们亲爹”,就没别的解释了,由他们自己回味。

徐宴躺了一天,夜里醒了,见茶花趴在他床边,他伸手挑起她额角的一缕青丝,看着茶花,想起以前茶花拿着针线趴在他书案上睡着的样子。

他笑了,十几年来,从未笑得如此满足。

茶花皱了皱眉,她一向睡得浅,感觉有动静便睁开眼,于是一张笑得十分好看的俊朗面容就映在眼前。

她不能否认,徐宴长得极好,以前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看见他都是会脸红的。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片刻恍惚后,她问。

徐宴想要坐起身,她忙扶住道:“你想干什么,我帮你。”

“咳……我内急。”

茶花一下没反应过来,“啊?”

“扶我起来。”

“伤口会裂开的。”

“不会,我晓得。”

“哦……”

茶花小心翼翼将徐宴扶了起来,对徐宴道:“我去拿夜壶来,你别出去了。”

话音刚落,便有个黄衣小婢捧着个器皿走了进来,“奴婢伺候王爷起夜。”

那小婢十六七岁,身段婀娜,婉转轻柔,一看便是个水灵的美人。

茶花的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有些不舒服起来,没好气地道:“不必了,他自己会。”

徐宴一笑,朝婢女挥了挥手,“本王有夫人,你去吧。”

婢女出去后,茶花睨着徐宴不阴不阳地道:“服侍你的丫头个个水灵的很!”

徐宴笑道:“阿茶,你别冤枉我,我何尝看过她们?”

茶花哼了一声,“没看过?那你要这么水灵的丫鬟干什么?”

徐宴一本正经:“这真是管家的纰漏了,我明日和他说,府中丫鬟但凡貌美的都打发走!”

茶花翻了个白眼:“你要是真心看不到,还用打发吗?”

徐宴很无奈,“那么你觉得,为夫究竟该如何呢?”

“人家小姑娘夜壶都给你捧来了,还不快尿?”

“你总要扶我一扶。”

茶花十分不情愿,只见平凉王殿下坐在床前可怜兮兮地道:“伤口疼得紧,走不动。”

她深吸一口气,只得去将他给扶了起来。

徐宴一手拿着夜壶,一手解裤腰带,茶花别过脸,很快就听到哗哗哗的声音,倒是没什么难闻的气味,她莫名有些脸红。

等徐殿下完事,她听他在自己耳边低声询问:“可否唤个丫头进来?”

茶花瞪眼问:“又怎么?”

“算了,我自己拎出去。”

茶花白了他一眼,接过夜壶给拎到了门口,走回来时,阴恻恻问:“平时那些丫头都是这么端屎端尿伺候你的?”

徐宴对天发誓:“十分冤枉!以前绝对亲力亲为,如今只因有伤在身。”

茶花呸了一声,“谁叫你发誓了?”她湿了棉巾给他擦手,却见他裤腰带系的歪歪扭扭,忍不住翻白眼,指着他的腰带道:“平日一定有人给你系裤腰带了,要不然指着你自己,系成这样能出门?”

徐宴盯着她,声音不知何时已变得沙哑:“今后,还是你帮我系?”

茶花见不得这样歪歪扭扭的腰带,当下就蹲下来给他重新解开,一边整理一边道:“你的裤腰带,只能我系。”

他忽然握住她的手,“好,阿茶,只给你系,你还像年轻时那样,给我系紧些。”

茶花心中一动,她忽然想起以前每当这个男人叫她阿茶的时候,便是想着那事了……

农门妃:糟糠妻归来

农门妃:糟糠妻归来

作者:天下有春类型:言情状态:连载中

我现在也只是会偶尔想起你,但我不会再去等你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