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陌离小说 > 资讯 >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小说鹌鹑_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在线阅读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小说鹌鹑_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在线阅读

时间:2018-10-11 16:32编辑:Logan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是一本很好看的言情小说,女主角鹌鹑很有特色,陌离提供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在线阅读,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小说节选:在得知四张真的只给刘老太的家人退了那部分叫宝宝的费用后,大庙撅着他那张猪嘴说。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Summer5我要有弟弟了【1】

Summer 5 我要有弟弟了?

梧桐:世上只有妈妈好。

大庙:这话要看对谁说。

梧桐:怎么呢?

大庙吸溜了口茶水:如果生孩子给钱四张铁定让他妈生一沓。

梧桐:……

四张:……

【1】

“四张为什么这么爱钱?”

在得知四张真的只给刘老太的家人退了那部分叫宝宝的费用后,大庙撅着他那张猪嘴说。

四张没理他。

“哎,四张,你为什么那么爱钱啊?”

“你也爱。只不过咱俩的区别在于我还能赚。”四张翻了一页,终于轻飘飘地回了一句。

大庙的世界在那一秒哑然了,他别扭地扭了扭身子,眼睛扫了扫四张手里的书,封面上写着“21世纪人类交通方式变革记”。除了他在看的那本外,桌上还摆着两本书,一本叫“流行乐皇周Jay”,还有一本竟然是人工智能与未来计算机。

“这些你都看得懂?我去,这都是什么,这页画这么多耳朵干吗?”

那叫β,无知不可怕,可无知的人为什么话这么多呢?四张捂住一侧耳朵,把头背了过去,他后悔了。要不是出了这个门没地儿去他肯定走!他必须抓紧时间学习适应中国时代,以免再问出为什么火车会在地下开这样的白痴问题,太丢人了。

鹌鹑端着盘甜点正往橱柜里摆着,听他这么说,特别骄傲的抬了下头:“四张说要了解这几年的社会变化,让我买了几本书,他都看完好几本了。”

“会读书的都是变态。”不会读书的大庙挠挠鼻头,他本想笑笑四张,结果现在反而自己被赢了一回,没劲。他晃脑袋时,甜品店的大门刚好也开了。

他随便看了一眼,当即放下手:“哎,丁点?”

大庙一喊,店里的人也都跟着抬起了头。

鹌鹑:“梁丁点,你怎么来啦?”

来得正是几天前来过店里的梁丁点,他身后,他爸把肩头的大包往上顶了顶,轻轻带上了门。

“又来打扰你们了。”梁思辰转回身,一脸的不好意思,“我想找四张帮个忙。”

被点了名的四张从书里探起头,又很快低了下去,隔着书堆,众人听见他说了句:“可以啊,按忙大小等级收费,起价100,上不封顶,帮忙前提不能损害我的利益……”

他balabala说得起劲,把鹌鹑的脸都说红了,她撂下盘子,赶忙去捂梁丁点的耳朵。孩子还小,可不能让他被四张影响了价值观。

“梁师父,四张他出了点事,现在不大记得以前的事和人了,所以做事和以前……你懂的。”

梁爸懵懵地点点头,丁点很崇拜四张,连带着梁家人都对他另眼相看,她可不能让他们有四张怎么无缘无故这么贪的想法了。

她的那些小心思哪能躲过四张的眼睛?

这女人,就喜欢瞎操心,他不需要她帮忙解释的好吗。老气横秋地长叹一声,四张合上书,站起身,不就是不想他提钱吗?不提就不提,反正待会儿提也一样……(#^.^#)

他扯扯嘴角:“说吧,什么忙?”

“那个……”梁思辰推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被阳光一晃,四张就看着这个长相斯文的男人往他这边凑了几步,然后耸了耸右肩上的行李,小声说,“不瞒你说,我儿子打算来你们这离家出走一段时间。”??四张张了下眼睛:“不好意思,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爸爸,你不用小声,你小声我也听得见,还是我自己和四张叔叔说吧。”梁丁点人小鬼大,扭着胖胖的身体一路挤到四张跟前。丁点人如其名,个头比同龄人矮不少,和四张间的差距就更大了,为了让四张听清他说的,梁丁点仰起脖子顺便还点起了脚尖。

“四张叔叔,我爸妈说要给我生个小弟弟,他们不打算要我了,哇!”

丁点哭得太突然,哭得四张吓了一跳,也哭得他爸梁思辰愁容满面,一脑门子的官司,他蹲在儿子面前,又是抹泪又是好话:“儿子,爸爸妈妈怎么可能不要你呢?爸爸妈妈是想给你再找个伴啊。儿子你别哭了,四张,丁点平时最崇拜你,今天来就想你帮我们劝劝他,哎,儿子,你别哭了。”

最近二胎政策放开,店里许多客人的确有不少已经准备要了的,可是……

“丁点身体不好,再要一个你们照顾得过来吗?”鹌鹑蹲下去边给丁点擦眼泪边问。

这一问就问到了症结所在,梁思辰的脸一下就皱了起来,“不是他这身体我和他妈哪能想再要小二啊,现在养孩子那么费钱。我们就想着给他添个伴,两个孩子一起养丁点身体能壮点吗?”

“瞎说,你们就是不想要我了!”丁点哭得更甚了。

“闭嘴,不许哭。”四张掏掏耳朵,“再哭就把你嘴缝上!男子汉大丈夫,哭得和个小姑娘似的,不像话!”

别说,虽然四张态度不算好,凶巴巴硬邦邦的,梁丁点却真得不哭了。

那句话咋说来着——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梁丁点听四张的,这点梁思辰不服不行。搓搓手,他说:“我希望你能帮我劝劝孩子。”

“劝?劝什么?要我说,二胎都是祸害。”

“噗……”一直安心做群众的大庙喷了口中的水,他旁边,鹌鹑爸下巴掉了,秋小美和阿发不在,而鹌鹑也是傻了眼。

短暂的沉默后是梁丁点撕心裂肺的哭声:“连四张叔叔都这么说了哇……”

而从震惊中回过神的梁思辰脸上则是写满了愤怒,他顶了顶肩,重新把肩上的包背好,愤愤地拉起梁丁点的手:“亏我以为你们是好人,有爱心爱帮人,就是这么帮人的?我不求你们让我孩子接受二胎,至少知道我们是爱他的,可你们……丁点,我们走。”

“我不走,你们都不要我了,我不走,我要和四张叔叔在一起哇哇哇……”

“内个……”没想明白四张为什么会这样的鹌鹑转回脸,一脸抱歉地看着梁思辰:“梁先生你别误会,四张他现在脑子不咋好使,你别和他一样,再说还有我们呢。”

梁思辰鼻子出气,没说话。

鹌鹑摸摸丁点的头:“你除了想我没帮着劝丁点,还有其他事吗?”

鹌鹑的问题让梁思辰语塞了,他不知该怎么说:“就是、就是……”

梁丁点红着鼻头扯扯鹌鹑的袖子:“鹌鹑姐怎么还是这么笨啊,我爸刚才不是说了吗?我要离家出走,我要来你们这住,我不想回家了。”

“又来啊?”

梁丁点:……

鹌鹑脱口而出这俩字后立马觉得不对,忙捂紧嘴。

“咳咳,要不儿子,你还是跟爸回去吧,别给人添麻烦了。”梁思辰还是会看人眼色的。

“梁先生,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家四张现在……”食指点在太阳穴位置做了个绕的动作,她作难的小声说:“刚才的反应不大像平时的他,所以我想先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一只巴掌呼在鹌鹑脸上,身子被向后一带,她听见四张不乐意的声音:“你才脑子有病呢。”

……

四张继续哼了声:“我虽然前阵出了点意外,不过脑子好使着呢,你要放心就把儿子留这吧,我会帮你开导的。不放心就怎么来怎么回去,我不拦你。”

“这……”没想到自己反被将了一军,梁思辰皱了皱眉,好死不死梁丁点在这个时候又哭起来了。

“我要在这,我要和四张叔叔在一起,我要我要哇哇哇!”

梁思辰被儿子摇的头晕,就算心里再犹豫此刻也只好放下了:“好……好吧。那我就把我们丁点托付给你们了,他明天要上学,得麻烦你们送一下,生活费,接送路费在这……”

“还有劳务费。我的。”四张出声提醒。

“对对对,不能让你们白辛苦。”

丁点爸又往那沓钱上加了一沓,那厚度瞅得在围观的鹌鹑爸直叹:“熊孩子,费钱啊。给我多好。”

于大庙站在一边,边听他念叨边替他抹哈喇子。

梁思辰一步一回头的走了,等走得看不见人影了四张走过去,蹲在梁丁点面前,摸摸他胖乎乎的脸,随后一捏,“留在这就不能叫叔叔,要叫哥哥。”

“可你就是叔叔啊。”

梁丁点的脸被捏到变形,四张咪咪笑地看着他:“叫哥哥。”

“哥……叔叔,世界上没有比爸爸长得老的哥哥啊!”

……

就这样,梁丁点算是暂时安顿在了甜品店,白天在甜品店和学校两点一线,晚上跟着鹌鹑回家。开始两天梁思辰还会常过来看看,他怕四张又向儿子灌输什么偏激思想,可看来看去,除了儿子精神状态比之前好不少外,似乎真没什么不良反应,梁爸也就慢慢放下了心。

但对熟悉四张的鹌鹑来说,虽然他没再说像那天那样二胎都是祸害的话,她心里仍是隐隐在不安着。这不安藏在心里两天,终于在第三天得到了印证。

这天,鹌鹑正盯着送货车一袋一袋往下卸面粉,店里突然传来秋小美的叫声——

“鹌鹑,电话。”

“好。”安顿好最后几袋,她拍拍手上的面粉,推门进去。

秋小美已经来了门口,手里举着鹌鹑的手机。

鹌鹑:“怎么了?”

秋小美摇摇头:“不道。梁思辰的。”

鹌鹑听了,本能地左右瞅瞅:“四张呢?”

“送梁丁点上学去了,还没回来。你也觉得是‘四张’的锅吧?”秋小美幸灾乐祸地朝她挤挤眼睛,“我也觉得。”

鹌鹑哪有心思和她逗咳嗽,手就着围裙蹭了两下就接过了电话。

“喂,丁点爸爸,是我,你先别急,你慢点说,我听不清,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好,我就过去。”挂了电话,她的脸也白了。

几天来的预感还是成真了,四张果然很反常,他不仅送梁丁点去上学,还把丁点的几个同学打了……

_(¦3)∠)_

怎么这么不让人……鹌鹑心急火燎地换了衣服,边想着四张现在的年龄和现在的块头……那几个被揍的小孩还活着吗?

“正义,店里你帮着照顾下!我走了。”

“好……”秋小美瞅着鹌鹑远去的背影,摸摸肚子,鹌鹑这一天天忙的,不像有老公,倒像多了个让人操心的娃,这忙的。

“安富裕,你再敢偷吃我沙琪玛试试?”

梁丁点的学校是区重点,早课已过,操场上空荡荡的,隔着栅栏能听到有朗朗读书声远远传来。

回忆一下,自从毕业后鹌鹑已经好些年没回过校园了,乍一回来,感觉真刺激。

几个孩子家长简直快把她吃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先生前阵出了意外,脑子不好使,还把自己当小孩呢。”鹌鹑每退一步那群家长就逼近一步。

“你这是想推卸责任,以为装成精神病我们就没法追究了吗?”一个家长说。

“对呀,我们孩子可是班上的尖子生,这一打万一打坏了脑子呢?你们付得起责任吗?”一个家长又说,他嗓门又粗又大,震得鹌鹑浑身发抖,她拼命拉着没事人一样的四张,催着,“你快说对不起啊,快说。”

“鹌鹑姐姐,是他们先欺负我,说我是病秧子垃圾生四张叔叔才替我出气的,四张叔叔说不能只知道挨欺负不懂还手,我觉得他说的对,我们没错!”丁点举高手,拼命替四张解释。鹌鹑瞅着他青了的半张脸,心疼后又觉得孩子的话有理,凡事总该有个先来后到吧:“我先生打人是不对,可孩子们不该那么说丁点的。”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家长们也立马炸了锅:“我孩子不可能骂人,更不会主动打人的!刘老师,我儿子平时的表现你是知道的,他怎么会做这种事呢?”

“这个……几个孩子平时在班上的表现确实都不错……而且这次的主要问题是丁点的这位叔叔打人……”

“老师,重点不应该是他们欺负丁点吗?”四张像个局外人似的,声音淡淡的。

“四张你闭嘴!”鹌鹑狠狠拽了他一下,“快点道个歉吧,这事你有错的。”

四张被按着弯了腰,低下去的脑袋不屑的说:“这就是我老师不在了。”

搞不懂他在说什么的鹌鹑一面对家长们道歉,一面朝梁思辰鞠着躬。

“行啦。”乱哄哄的房间里,阴沉了半天脸的梁思辰拉着梁丁点的手说,“不管怎么说,这事都是因为丁点起的,怎么赔偿,孩子是要看病还是怎么我们负责,至于其他的……”他转身面向鹌鹑和四张:“以后丁点的事就麻烦你们了,丁点这孩子调皮,本来也不爱学习,我和他妈还指望让他努努力能进重点班呢。”

“你的意思是和我混他就进不了重点班?”四张发了个怪声,挣开鹌鹑的巴掌抬起了头。他看着梁思辰在笑,没回答。

那一瞬间,他明白了什么,跟着就很生气,这是什么社会啊,只要学习好就能得到老师偏爱的社会,好学生不会打人,好学生的家长更不会撒谎。

“行,你爱咋办就咋办吧,不过我告诉你,被欺负的时候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反抗,不能让人随便欺负了。”

“这些我会教我儿子,不麻烦你了。你……”梁思辰还想说什么,就在他开口准备说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开了,进来一个人。

丁点的班主任叫了声校长,赶忙起身迎了上去。

“刘老师,下周市里检查,我准备让你们班上个示范课。这是怎么了?”胖墩墩的老校长眯起眼睛瞅着一屋子的人,“孩子们又捣蛋了吗?”

“校长你放心,就是我们班几个孩子出了点摩擦,已经解决了。”

“嗯……”校长抿抿嘴点点头,转身准备走了。就在他迈出第一步时,他突然看见角落里有张脸怎么看着那么熟呢?

“张四丰?真是你啊!”老校长哈哈笑着,朝四张走了过来。

猛一被点名,四张也是一愣,瞧了半天,他恍然地把眼前这张脸和记忆里的另外一张重合起来:“……韩老师?你咋老成这样啊?”

“哈哈。”韩校长干笑两声,指着四张的鼻头点了两下, “还是那么皮。你怎么来了?毕业这么多年都没回来看过老师,你不是来看我的吧?”

“校长,他是你学生啊?”班主任结巴地问,校长都多少年不教书了。

瞅了那个小老师一眼,校长无比自豪地点点头:“他是我带过的最聪明、学习最主动,成绩也最好的学生,咱们省有年出了个高考成绩差一分满分的状元,就是他。四张,你怎么想起来学校了?不会真是来看我的吧?”

“韩老师,这个班的几个学生说我打了他们,我们正说这事儿呢。”

“怎么可能?”韩校长眼一竖,扭头看向已经吓傻的班主任:“刘老师,四张是我教过的最优秀的学生,再说他这么大个人怎么可能和几个小学生打架?我看有必要加强一下学生们的思想品德教育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风水轮流转,谁教的学生谁宝贝。

就算是一直喜欢按规矩办事的四张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刻的感觉,真特么好啊!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

作者:梧桐私语类型:言情状态:连载中

梧桐私语把刘落程鹌鹑描写太精彩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