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陌离小说 > 资讯 > 鹌鹑刘落程小说在线阅读

鹌鹑刘落程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8-10-11 16:33编辑:Logan来源:珊瑚文学

是言情小说《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中的男主,本站提供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小说精彩章节阅读,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小说试读:鹌鹑点点头:“我知道了,因为钱,因为她给了你钱是不是?”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Summer4客户来自座【4】

【4】

四张摇摇头,边摇还边拿起个喷壶,对着近处一盆花浇了起来:“我有很多事要忙,浇花、擦桌子、摆摆件,你们走了没人干的活都要我干,对了,等下我还要哄宝宝睡觉,所以没空。”

“这些事难道比救大庙重要?”

他背对着她,点点头。

“你听见了吧,我老伴不想参合你们的事,快走吧。”刘老太抿抿嘴说,她倒是没有方才那样跋扈了,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四张,生怕他会改主意似的。

鹌鹑点点头:“我知道了,因为钱,因为她给了你钱是不是?”

话音没落,前一秒还专注花草的四张突然转回身,壶也扔了,空下来的两只手一左一右捂住了刘老太的耳朵。

“你走吧,我现在没空。”

“是啊,没空帮大庙,有空给人扮老伴。”鹌鹑呵呵笑着的退后几步,“你真的不是四张了!”

抹抹眼睛,鹌鹑冲出了店门,四张不管,她不能不管,至于店里这俩人,等她回来的,要离婚要怎样,随便!

雨下了一重又一重,黑黢黢的吞没了鹌鹑远去的身影。四张望了一会儿,低头说:“宝宝你要不要午睡一会儿?”

鹌鹑要去救大庙,哪怕没有四张的帮忙。

可是大庙在哪儿呢?要不报警?她想着,脑子里浮现起倒爷走前说的那句话:“欢迎报警。”

那一脸奸笑的模样鹌鹑记忆犹新,她搓着手指尖,犹豫了半天,终于打消了报警这个念头。不能让大庙有危险。

她握紧拳头,这次只能靠自己了,鹌鹑。想着,她哆哆嗦嗦地掏出了手机,好在倒爷留了个电话给她。

一阵嘟嘟声后,电话“嗒”的一声被接了起来,一个烟气熏熏的声音在那边不客气的说了声:“找谁!”

在这声音背后,鹌鹑似乎听见了大庙的闷哼声。

她深吸一口气:“我是于大庙的朋友。”

拦下一辆车,在城市的水泥森林里来回穿行了有一会儿,配色酷似白菜的白绿色出租车停在了一处烂尾楼群外围,没拿司机的找零鹌鹑就跳下车,雨还在下,没带伞的她身上湿漉漉的。

抹了把脸上的水,鹌鹑在一块还算大的石头上站稳,瞅着面前那座钢筋外露的高楼,大喊声:“倒爷,我来了。我来找大庙!”

场地太空旷,她的声音被叠出许多回声在空荡荡的楼宇里来回传荡,过了好久才彻底消失。就在回声消失时,一个有节奏的“蹬蹬”声从楼中一块光线找不到的黑暗地方传了出来。

有人来了。

鹌鹑咽了口口水。

“鹌鹑你不能怕,大庙还等你去救呢。”她挺挺胸脯,给自己打气。就在她打气的几秒里,楼里的人也走了出来,不是方才见的那俩人里的任何一个!

他们到底有几个人啊?

鹌鹑盯着那个高个子的刀疤脸,一阵发憷,只能硬挺着脖子说:“我找倒爷。”

刀疤叼着支被雨淋灭的烟,左右瞅了瞅,确定就鹌鹑自己后,一甩脖子:“跟我来吧。”

说着,他先一转身,竟是上了烂尾楼旁边的一条小道。

“大庙不在这吗?”

雨声很大,她听见刀疤的呵呵笑声,也是,警匪剧她看过,和犯罪分子约见从来就没有约哪是哪的道理。

收紧衣襟,鹌鹑打个哆嗦,加快了脚步。

刀疤个子高,步幅大,虽然走的慢,也是没几下就把鹌鹑甩出了一段距离。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先是绕开了烂尾楼进了临街的一个小巷,接着七转八转转地鹌鹑彻底没了方向感,终于,十分钟后,鹌鹑被带到了一个露天大院里。

刀疤站在院里的一扇门前,手拉着门,下巴一扬:“进去。”

门里没开灯,黑咕隆咚啥也瞅不清。鹌鹑站在门外,迟疑着不敢进去。

“磨磨唧唧干毛呢?”已经磕出一支烟准备过烟瘾的刀疤手被占了一只,没法点火,立马没了耐性,手一伸,下一秒鹌鹑就鸡仔似的被拎进了屋。

啊!受惊的鹌鹑捂紧嘴,本能的回头,可“砰”一声,门已经被刀疤带上了。

……她缩了缩肩膀,只得认命的回头,屋里,倒爷坐在一张用木条重新加固过的太师椅里,似笑非笑看着门口的鹌鹑,他正在等她。大庙就在他身后,被两个人驾着,脸上挂了彩,腿软趴趴地耷拉在地上,看样子没少受罪。

见她来,肿着脸的大庙口齿不清地喊:“你怎么来了?不是不让你来吗?回去啊!”

倒爷手一抬,两个混混会意,当即堵上了大庙的嘴。

房间再度陷入了安静,只有窗外雨声依旧,倒爷满意地笑笑,拿手来回摩挲着右手拇指上一个类似扳指的东西:“钱拿来了吗?”

电话里,鹌鹑说会拿钱来赎大庙。

“嗯……嗯……”鹌鹑答应着,边掏着口袋:“我把定期都取了,就这么多……”

站在倒爷右边的混混颠颠跑过来,拿走了鹌鹑手里的钱,三两下点完,紧接着就扯着嗓门吆喝:“头儿,才三千二百八。”

“靠,敢耍老子。”

倒爷一伸腿,踹飞了跟前一个木板凳,木板凳飞起,撞碎在离鹌鹑就一米远的墙上,有一块尖头木屑嘣到她小腿上,疼得鹌鹑一跳脚:“可是我就这么多……”

“老虎不发威你把我当病猫,有哪个定期能存三千挂零的!”

“有。”鹌鹑颤巍巍地举起手,小声说:“我。”

倒爷冷笑一声:“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给我教训她,实在没钱也行,让她拍点照片卖钱赔我也行。”

“不行老大。”原本抓着大庙的一个混混此时已经一步步朝她走了过来,边走边说,“她长得不行。”

“也对。那就教训教训吧。”倒爷一挥手,混混已经到了面前。

“你们不能这样,一百万我真没有,再说那是敲诈!”鹌鹑步步后退,鼓着勇气说。可不管她怎么说,和流氓是没道理可讲的,蒲扇大的巴掌已经朝她的脸上呼了过来。

会被打死吗?

鹌鹑闭紧眼,脑子里以往看过的那些警匪电影在脑子里一幕幕的重播着。她会被打死的。

就在她吓得僵掉的时候,一个她认为绝不可能在这里听见的声音在耳边就那么神奇地响起了——

“我说,你们几个大男人这么欺负一个小姑娘,好吗?”

是四张!鹌鹑睁开眼,看着已经重新打开的门和被揍得倒地不起的刀疤以及——

四张拇指在嘴角蹭了下,朝地上吐了一口血后迈步走进屋。

瞧着站在自己旁边的四张,鹌鹑那叫一个兴奋,然而兴奋过后,鹌鹑又不信了:“你不是说你不来吗?”

四张一撇嘴:“我刚才说的是‘现在没空’,我没说我不来。”想想他又补充,“老太太睡着了。”

“哦哦。”鹌鹑敲着脑袋,笑了,怪她语文没学好,误会四张了。

“老子这是你们没事闲唠嗑的地儿啊?”被无视的倒爷不乐意了。其实他也紧张起来了,他是职业骗子,专给病人下套的骗子啊,不是职业混混啊,欺软他会,怕硬也是他专长啊!这事必须速战速决!

悄么声的,他朝方才那个数钱的同伴使了个眼色。

等忙着感慨的鹌鹑发现危险时,一根板凳撑已经朝四张挥了下来,鹌鹑吓得声音都变了,这还没完,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趁着同伴和四张厮打时,倒爷也朝鹌鹑摸了过来。

“叫你耍老子。”

鹌鹑头一痛,头发被倒爷揪住了。

这下看你还敢不敢玩花样?自以为这场“战役”到此为止的倒爷奸笑着,准备和四张亮牌,没想到不抬头还好,一抬头,在道儿上混了十几年的倒爷第一次吓傻了。

“你带刀了?”他扯着嗓子冲同伴嚷嚷。

刀?顾不上头疼,鹌鹑扭头朝四张的方向一瞅:……四张!在流血!

汩汩鲜血正从四张肚子上往外冒,他的白衬衫都被洇湿了……

“我没啊!我就打了他几拳……老大,咋办啊?”混混吓得声儿都变了。

“咋、咋办?我哪知道?”倒爷松开鹌鹑,想走近了去看看那个小子,有气没气啊?不过就现在这个距离看,已经都翻白眼了

“栽了栽了。”他手背叠着手背,来回拍着,他可从来没犯过这个错误啊!怎么办?要不找个地儿把这小子处理了?可是处理了他,这俩呢?倒爷擦着汗,瞅着屋里另外俩人。怎么办怎么办?该怎么办?这种时候那个女人能别叫了吗?!

“先把她嘴堵上”紧张后,一条不得不走的险路似乎就变得清晰了。摸了下下巴,倒爷压低声音:“先看看那小子咋样,不行就得……”就在他以为自己手上要沾人命的时候,一个他怕了小半辈子的声音隔着窗和雨幕钻进了耳朵——

哇儿~哇儿~哇儿~

“靠,你们报警了!”倒爷一跺脚,之前还权衡的那些事现在都顾不得了,跑吧!

于是三秒不到,屋里就剩负伤的鹌鹑大庙和躺在地上鲜血直流的四张了。

重获自由的大庙爬过来,瞅着四张和那一地的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四张你听得见我说话吗?你再坚持一会儿,我就给你叫救护车!你等着!”鹌鹑吸着鼻子,手在手机屏幕上来回滑着:“怎么开不开?怎么打不开!”手指沾了眼泪,怎么也滑不开屏幕,一着急,鹌鹑的情绪更崩溃了——

四张流了那么多血,在等着她救呢!鹌鹑你怎么这么笨啊!呜呜……

这一哭,手机屏就像发了水,更打不开了。

“四张你不能睡,我马上就拨通电话了,大庙你快来帮我啊,我开不了机。呜呜……”

“哎……”怀里突然传来一声叹息,“你这个嗓门我有可能睡着吗?”

“四……四张……你怎么……?”

“我怎么?我没怎么。”前一秒还死人状的四张此刻竟然自己坐了起来,不止如此,他还撩开衣服,从里面拿出一团血糊糊的东西。

鹌鹑吸溜着鼻子:“这啥?”

“血袋。”他低着头,边整理衣服边说:“以为我和你一样,办事硬来?嘶。”他胳膊僵了一下,自己果然还是不擅长打架啊。

“你受伤了?”

“没事。”四张一抽胳膊,“大庙,还能动吗?能动帮我去趟院里,我手机别被雨泡了。”

“手机?”

“你顺着声找就找着了,就那个哇儿哇儿。”四张想站起来,站到一半又停下了,腿好像也伤了。

大庙张着嘴:“啊!你!”

“兵不厌诈。对了。”他叫住大庙,边揉下巴边说,“这次来是还欠你的人情,不是因为我你也惹不着他。以后再有这事我可不管。”

他看了眼鹌鹑,这话也是对她说的。

“知道了知道了,14岁的四张死鸭子嘴硬。四张,我得给你包扎一下。”

“不是,说谁死鸭子嘴硬呢?我真不管的,哎,你干吗?不用包,小伤。”他算怕了鹌鹑了,还是先跑为敬吧。

跑了没一秒就被逮回来:“虽然要去医院,不过那之前我先帮你处理一下。我手艺不错的。”

四张被按在地上,挣扎着:“真不用。”

“用。”

鹌鹑又把他逮回来。

被按得死死的四张就奇了怪了:“你以前学什么的,手劲儿这么大?哎你不会想用你的湿衣服给我包伤口吧?会发炎的……啊你想干什么!不用脱衣服不用脱衣服就用湿的包,我抗造!”

一番惊心动魄的脱衣大战后,四张嘘着气,认命地让鹌鹑把他往过水粽子包。

他现在一定丑得没法见人了!四张噘着嘴,抬起头,想抗议却发现,他和她的脸离的那么近,他甚至看清了鹌鹑长长的眼睫毛。

四张的心突然扑通扑通剧烈地跳了起来。

喉咙正发着干,大庙顶着一身雨水去而复返:“警察,警察来了。”

四张被吓得一阵干咳,生怕大庙发现他的异样,只能尽量平和着语气说:“我可没报警。”

“我报的。” 鹌鹑不好意思得举起手,她怕倒爷对大庙不利,用手机定位到了这里。

四张哦了声,摸摸鼻头:倒没傻透气。

可转念一想,他又愣了:“那我不是又要进次公安局?!我三好学生的名誉啊!”

鹌鹑咯咯笑着,边看四张疯了边为他做包扎,四张还是那个四张,冷漠外表下是一幅她最喜欢的古道热肠。

我知道你不会因为钱不管大庙的。

甜品店。

之前还在假寐的刘老太坐在椅子上看女儿帮她整理东西。

女儿边收拾边问母亲:“怎么才呆了半天就要走啊?”

“已经见到你爸了就回去呗,过几天不是还要手术吗?我要吃点好吃的,这样才能有体力。”

女儿手一滞:“妈,我爸好吗?”

老太太一笑,“还是那副傻样。”就算她不想他多管闲事涉险,就算她的梦想只是开家普通的小店和她那个当警察的老伴过安稳日子,就算她想尽办法哪怕装得刻薄不近人情,她那个傻老伴还是会想尽办法从她眼皮子底下溜掉。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给我唱催眠曲是什么意思吗?”她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掏出张照片。那是张黑白照,照片上的人面容俊朗,正微微笑着看她。

她摸摸那人的脸还有他胸前的警徽,扯了扯嘴角:“和你说了多少遍都不听,你惦记别人的安全我不惦记你的吗?傻瓜,真希望你能自私点。

“老伴啊,我想你了……”

【5】

五天后,脸上还贴着胶带的大庙推门进店,一进门就看见一脸丧趴在桌上的四张,他愣了一下,手朝四张一指:“他怎么又来了?”

从警察局出来,四张就明确表了态,再不参合店里的事了,大庙也有几天没见他了。

秋小美把他拉到一旁:“刘老太的家人来了电话,他怕是受不了这种生死吧。”

“你们小声点儿。”鹌鹑端着一盘才做好的甜品出来,提醒道。手术失败的事看样子真挺打击四张的。

告诫完同伴,鹌鹑小心翼翼地撂下盘子,端起其中一块朝四张走过去。

“四张,刘老太的事你不要太难过了。”

四张趴在桌子上,声音闷闷地:“没难过。和我又没关系。

“那个……”

“嗯?”

四张抬起头:“我要不要把钱退点回去?”

“嗯?”

“总感觉这事我没办好。”四张玩着手指,他不喜欢欠人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不是应该把钱都退回去吗?为什么是点儿?四张你是在翻白眼吗?喂,别走啊,你干吗去?”

“买花。”他记得从这里出去左转直线有卖花的,不知道有没有菊花,“等下你陪我去‘看看’她吧。” 下次,下次,他一定把事情办好,不留像刘老太这样的遗憾。

他抿抿嘴,停下脚:“那个,之前说的那句话,算了。”

“哪句啊?”

“就是……看我心情心情好了偶尔可以帮帮店里,算谢你帮我包扎。”他低着嗓门机关枪似的一口气说完这些话,然后看了眼鹌鹑,“没听懂?没听懂算了。”

“不是。”鹌鹑摇着头,“不是不是不是。”

什么不是啊?你没事吧?四张耸着眉,正在想这只鸟在发什么神经呢,没想到傻鸟就朝他“飞”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

“喂,你干吗?松手!松手啊!不然我不客气了!蹬鼻子上脸是吧!我未成年呢啊姐……”

不管四张怎么喊,鹌鹑就那么抱着他。

她的四张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至于四张说过的离婚,至少目前被某些人选择性失忆了。

#存款#

大庙:“说真的,我还是不信鹌鹑没钱,你说她不会是不想救我吧?”

秋小美:“不会,她真没钱。她的钱都在四张那。”

大庙:“四张真可恶。”说是这么说,大庙心里还是美滋滋的,鹌鹑不是不救他,是真没钱。

秋小美:“嗯,鹌鹑每天在店关门后都把当天的流水存到银行四张名下的卡上,她说她记性不好,会把密码忘掉,她说四张肯定不会忘。”

大庙:“……”你为什么要说后面那句话!!!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

作者:梧桐私语类型:言情状态:连载中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小说简介:新婚第一晚,鹌鹑被老公当做陌生人赶出卧室,在沙发上辗转反侧一宿思考人生。新婚第二晚,她在天涯情感频道上留言——从天而降一板砖,把老公的记忆砸回了14岁,他不认识我,不让我和他一起睡,把我当贼一样防,陌离小说为大家提供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在线阅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