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陌离小说 > 资讯 >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小说阅读_刘落程鹌鹑小说大结局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小说阅读_刘落程鹌鹑小说大结局

时间:2018-10-11 16:33编辑:Logan来源:珊瑚文学

火爆言情小说《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讲述了主人公鹌鹑和刘落程的故事,《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由作者梧桐私语著作,本站提供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阅读和大结局的更新,欢迎前来阅读。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Summer4客户来自座【2】

【2】

第二天清早,甜品店门前。

来上班的秋小美瞅着进进出出不停搬运的人们,奇怪:“他不是坚决不帮吗?”

“谁说不是?大清早的就把我们叫过来抗包,说要帮老太太圆梦,圆就圆,干吗非要把甜品店改书吧?她不是给你好些个选择吗?” 于大庙呵斥带喘地停下来,他都看见了,写了那么长一张纸呢。

“六十几岁老太太的愿望是蹦极唱K坐过山车,你想试哪个?”四张从旁扫了他一眼,招呼被秋小美拉住说话的鹌鹑,“叫他们把那个搬过来,这个挪过去。”

“收到!”鹌鹑跳了下应道。

“先别兴奋。”一巴掌拍住兴奋的鹌鹑,秋小美摸出块好丽友,边往嘴里塞边目光凌厉地看鹌鹑,“到底发生了什么?四张怎么就突然转性了?”

鹌鹑对着脚尖:“也没什么,就是刘老太昨天……”

把昨晚的事细说一遍,鹌鹑一脸满足地看向四张:“正义,你可能不信,但他真的是原来那个四张,没变,还是那么善良。”

秋小美挑挑眉,扭头瞅着远处的四张,“善良”的那家伙正低头摆弄着手机,晨风拂面,他嘴角抿成一条刻薄的直线。他没变?呵。

就在秋小美忙着质疑四张的时候,四张也抬起了头。他招招手:“鹌鹑,过来下。”

鹌鹑:“小美你进去换衣服,一会儿也帮帮我们,我走了!”

瞅她那一脸兴奋样,正义同学很担心的摇摇头——四张昨天誓死不帮忙的话仍言犹在耳,反正她是不信事情有这么简单。

“怎么了?”鹌鹑咻地一声停在四张旁边,脸上带着红晕,“什么事,四张?”

“帮我看看收到这个东西是不是就代表钱到我卡里了?昨天我记得你说过那个短信通知。”

接过四张递来的手机,鹌鹑瞅了瞅,点头:“就是这个。”

“谢谢。”四张收回了手机。

“四张你有好多钱。”鹌鹑佩服地说,四张和她不一样,总是有能力赚许多钱,不像她,卡里存款很少有过五位数的时候。

“老太太儿子给的。”戳了下锁屏键,四张揣好手机,一抬头发现鹌鹑在愣神,手一伸,在她脑门上就是一弹,“干吗?不会以为我是义务劳动吧?”

鹌鹑:……

“听说这家甜品店以前帮人都不收钱,这样不好,时间成本是钱,店里的误工费是钱,感情成本更是钱,借着这件事我也改变一下你们的观点。还有,别忘了咱们的约定,事毕离婚。师傅们加把劲,十点钟,书吧准时开张。”他吆喝着走远,留下一个目瞪口呆的鹌鹑。

已经换好衣服的秋小美走出来,恰好听见了四张的话,她狠狠瞪了四张一眼,边拍了拍鹌鹑:“我就知道。打脸了吧。不过他说的离婚,你答应他什么了?”

鹌鹑情绪低落:“没什么。”

四张的离婚约定固然让鹌鹑难过,然而现下比不上另外一件事让她烦心的。

“收钱总感觉不大好。”这句话被鹌鹑一直念叨到了上午十点,也被四张当做耳边风到了十点。

上午十点,老太太的子女准时把刘老太送到了甜品店——啊不,现在应该叫安知书吧——门口。刘老太仰头看了眼牌匾,不满地撅了噘嘴:“这匾不好看。”

“老伴,咱们现在钱不多,先凑合凑合,等我再攒两年退休金,给你换块好的。”四张熟练地进入角色,给刘老太拉开门。

刘老太站在那儿,半天没动:“你叫我什么?”

“老伴啊。”有什么不对吗?

刘老太:“你以前都叫我宝宝的。”

……站在一旁的鹌鹑心里一突,赶紧看向四张,只见他嘴角一弯,唇线轻启:“宝宝。”

如果不是看见他倒背在身后的手正啪嗒啪嗒地盲敲着字,鹌鹑说不定真要吃下醋、心里不好受一下呢,可惜她就站在他身后,四张敲的每一个字她都看得真真的。

四张敲的是——叫宝宝服务,每声一元。

信息接收方——刘老太的女儿。

……

鹌鹑觉得她的三观在那短短一天里都碎了。

不行,她要改变这种局面。

趁着四张去送刘老太的家人,鹌鹑一猫腰回了屋,有些话她想找刘老太谈谈,却不想被四张听见。

“一块钱一声宝宝,十声就是十块钱,一百声一百块,一千声——天啊……”,她捂住小脑袋,碎步走到刘老太身后,能不叫就别叫了,太费钱了。

“那个……”她酝酿着语言。

刘老太:“干吗?”

鹌鹑瞅着突然转回身的刘老太,刚才想说啥这会儿全忘了,只是呆呆傻傻地看着老太太怀里的东西:“奶奶,你抱个搓衣板干吗?”

“来得正好,帮我挂上。”

接过搓衣板,鹌鹑还迷糊着:“可是……挂什么啊?”

刘老太:“搓衣板。挂墙上,嗯……”她手掐腰,认真观察了半天墙面,“就这里好了。”

她指着墙面上一个地方说。

那是块被粉刷成淡蓝色的墙面,左边挂着甜品店成员的合照,右面悬着一捧满天星干花,选这么个地方挂搓衣板……鹌鹑吞吞口水,扭头看向刘老太:“干吗用啊?”

刘老太手托着下巴,有点严肃地说:“警示。看我老伴以后还敢不敢半夜不回家,动不动就失踪了!还有不听话!不听话,腿打折。对了,你刚才要和我说啥?”

鹌鹑揉着膝盖,疯狂地摇起了头,没什么没什么。

就是觉得做人老伴这么一项高危职业,一句“宝宝”一块钱就显得不那么多了。

“四张会被折磨的……”

正嘟囔着,肩头一重,鹌鹑回过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四张就站在她身后,一只手正搭在她肩膀上。

见她看见了他,四张收回手,斜眼看她:“发什么呆呢?还抱个搓衣板?”

虽然已经习惯了鹌鹑的傻样,可就这么抱着个搓衣板的尊容,他实在不敢恭维。

这个傻四张哎。见他一副不明故里的“懵懂样”,鹌鹑一跺脚,趁着刘老太没看这边,赶忙把四张拉去一边,小声瞅了眼怀里的搓板:“瞅着没有,给你的。四张,我觉得这个老太太有点……那个,要不咱不帮了吧,只要你同意,我去说。”

一番话后,四张看鹌鹑的眼神变得更诡异了,说笑有点笑,但是是好笑。

“你同意了?那我去说。”

才一转身,对着刘老太,嘴还没来得及张开呢,鹌鹑就又被四张拉着转了回去。

四张单手插着口袋,居高临下瞅着她笑笑。

“怎么了?哎?”怀里一空,鹌鹑低头一看,方才还在的搓衣板此时已经到了四张手里。

四张:“挂哪儿?”

鹌鹑冲着一个方向一指,舌头跟着都打架了:“你……你不想拒绝……?”

“为什么拒绝?还有,我不喜欢一天到晚变主意的人,决定干什么,不管中途有什么变故都要坚持下去才是我喜欢的。所以事实证明,我不可能喜欢你。”四张还想说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之前忙着鼓捣花瓶摆件的刘老太转回了身,一双眼睛警惕的盯着他们俩——

“你们背着我说什么呢?”

四张一笑:“她太笨了。宝宝,你这个要挂起来吗?我来。”

那声宝宝估计把老太太融化了,她眼一眯,手指着墙:“那儿。”

“好。”四张像个绅士似的走去老太太指的那面墙前,抬起手,很轻松地把搓衣板挂了上去。他动作轻缓,神情自然,那样子俨然是一副好老伴的模样,可和叫宝宝那事儿一样,现在的四张做一件事总是有利可图的,就在他转身朝老太太走去的前一刻,鹌鹑听见他小声说道:“还有呢,不干可以,违约金你付啊?”

……

鹌鹑已然没话可说了。

现在这情势,四张是铁了心地帮刘老太了。

鹌鹑叹声气,把情况转述给门外的几个人,在里面时她就瞅着小美大庙他们伸长脖子藏在门边了。

“帮吧。我财神爷的事我得挺,再说一个老太太能搞出多少花样?是吧。”

于大庙瞅着说话的鹌鹑爸,翻了个白眼。多少花样?敢情他老头儿睡到现在才来,他堂堂大庙已经小工似的被指挥了几个小时了。大庙想撂挑子不干,可一对上鹌鹑那双泛着水光的眼睛,他又心软了,举到一半的手就此落下——

“反正老太太要腿打折的又不是我。”于大庙一副舍生取义烈士似的朝鹌鹑挺挺胸,样子像在说——鹌鹑,我这都是为了你啊。“再说我怀疑折腾我们的其实是四张,你瞅他刚才把我指挥的!他要是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替你报仇。”

在吃沙琪玛的秋正义轻轻看了于大庙一眼,咦咦,前两天还和四张围前围后,现在又在背后捅刀,这个大庙不是两面三刀就是另有猫腻。咬了口沙琪玛,她把包装纸团成一团,丢在地上,碾扁踩平后狠声道:“先说,冲四张这事我肯定不参合,不过鹌鹑想干那就干。怕她毛。”

鹌鹑抽了抽鼻子,感激地瞧了正义同学一眼,才认识那会儿小美的性格还不是这么火爆呢,不知什么时候就成这样了。不过不管小美变成什么样,她都喜欢。想着,鹌鹑下意识地回了下头,就在刚刚,阿发不知从哪哼了一声,又飘走了。

就这样,五票同意,有家甜品店帮助老太太的计划维持原判。

鹌鹑的喉咙有些紧,不因为别的,就冲她一个“傻瓜”想做一件事时,不管对错好坏,她的朋友这么支持她……可惜这样的她四张不喜欢。

“干吗呢?”一个声音停在在开会的这帮人身后。

鹌鹑擦掉鼻涕回过头,看着冷眼看他们的四张。

“没擦干净。”四张指着鹌鹑的脸。

鹌鹑:“啊?哦哦。”

不再看笨手擦脸的鹌鹑,四张揉揉脖子:“你们聊完了吗?聊完就忙起来吧。”??

几人相互看了对方几眼,几乎同时问道:“忙什么?”书吧不是都改造完毕了吗?

“店里没客,需要俩人过去扮一下;门口那个花瓶,老太太嫌位置挡害,得有人过去换个地方;甜点存货不多,要补齐,还有……”

“打住。”正义手刀一劈,“斩断”了四张的话头,“你的意思是这些要我们做?”

“嗯哼。”

“你为什么不做?没长手吗?”正义哼道。

四张手一摊:“我有更累的事要做啊。”

“你能有什么事?”

“装孙子、扮老公,随时准备搓衣板的伺候,这个,你们,谁行?咱换。”

说话的正义哑口,抿抿嘴,走了。她这么一走,其余几个也就四散了。

鹌鹑瞅着四张,想说什么,话才到嘴边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鹌鹑点心没了,你能去做点吗?”刘老太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老太太还是蛮客气的,搞得鹌鹑才冒出来的那点疑惑更疑惑了,老太太到底是真事儿精还是假事儿精啊?

半天没到,她知道了,老太太是真事儿精,她扮猪吃老虎,用一副和善的面孔把店里的人都快折腾疯了……

大庙和鹌鹑爸扮中学生客人死活扮不像,因为试题不会做被刘老太提溜着说肯定不是书吧旁边那家重点校的学生;

秋正义的花瓶换了五个位置至今仍然居无定所,老太太已经开始琢磨是不是瓶子太高了,考虑让正义去景德镇买一个;

鹌鹑的点心甜度总出错,阿发被指说话太少,要求每小时必须说五句以上……

中午一过,累得趴在院子里吐舌头的于大庙满眼金星地叫着鹌鹑:“鹌鹑,她肯定是座的……”

“大庙你快喝口水吧。”鹌鹑无比羞愧地递过去一瓶矿泉水。

“我也要。”

鹌鹑又给她爸递了一瓶,接着又给秋小美和阿发拿了两瓶。

瞧她那副丧气样,秋正义同学撇撇嘴:“该羞愧的不是你,这人又不是你招来的。”说着,她扭头看向店里,玻璃窗那头,四张正在给刘老太递水,那样儿,真把自己当老伴了。

“鹌鹑,你以前见过他这么狗腿吗?”

顺着小美的目光,鹌鹑瞧着四张,慢慢摇头。

眼神一晃,鹌鹑打个激灵坐起身,手使劲儿拍拍趴在地上喘粗气的几个人:“有客人了!大庙你们能轻松点了!”

是吗?于大庙兴致缺缺地爬起来,揉着眼睛一看,嘿,别说,还真是客人,不止如此,还是个熟客。

只见远处垂头丧气走过来的是以前在呼吸科住过院的淘气梁丁点小朋友。

有段时间没见,丁点个头似乎长高了不少,衣服跟着就显得小了不少,紧巴巴地裹在他那不算实的身板上。七岁的丁点小朋友没看见他们,仍闷头往前走着。

连叫几声都没回应,大庙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捡起个小石子,一丢,石子叽里咕噜就到了梁丁点脚边,小家伙这才发现有人在看他。

“鹌鹑姐姐,大庙哥哥,小美姐姐,富裕爷爷,你们怎么在外面啊?”

大庙一扬下巴:“你小子不是出院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说起梁丁点,话有些长。当初甜品店能帮人解决困难的名声传出去后,梁丁点就找上了门,而他的求助内容特别好笑——想找一个能帮他做作业的人。

结果当然是没人帮他做了,不过梁丁点也因此多了个辅导老师,在鹌鹑的恳请下,四张担任了这个角色并且在小朋友住院期间血虐了他整整一个月……

这次他又来……

鹌鹑循着他身后望去:“你自己过来的啊?怎么了?又病了?”

梁丁点摇摇头:“四张叔叔呢?”

鹌鹑手往店里一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梁丁点已经倒腾着他那两条小短腿跑步进店了。

瞅着他慢慢消失在玻璃门后的背影,于大庙扫兴地踢了下草坪:“小没良心的,也不多和我聊两句,就知道找四张,想当初我也有帮他的忙好吧?”

“嗯。”秋小美点点头,“如果说把梁丁点的作业本泡水捅里算帮忙,那可真是帮大忙了。”

“秋小美?”

“咋的。”

伙伴在打闹鹌鹑爸在叫好,鹌鹑傻傻地看着梁丁点离开的方向,觉得哪里不对劲:“丁点认识四张的时候四张是不是还没失忆?”

四只眼睛齐刷刷看着她——是啊,怎么把这事忘了?

“老太太。”一直做挺尸状的阿发突然出声,显然,他说的这个老太太不是他们在场的任何一个。鹌鹑一惊,回过头,就在他们说话的这个空档,甜品店的门已经被人推开了,只见刘老太迈着她那蹒跚的步子正往外走,手往外推的就是丁点!

“阿姨你干吗?”鹌鹑见状跑过去,一把拉过丁点。

此时的刘老太像变了个人,哪里还有方才半点善良的样子,她喘着粗气,手指着鹌鹑他们:“正找你们呢,和你们说,我的店不帮人,你们快让这个小孩走。”

她那张冷冰冰的脸看得鹌鹑的心都翻了个个儿:“可是,这家店就是为了帮助人才有的啊。”

有家甜品店,不止东西好吃,还让每个来店的人都有家的感觉,应该是这样,我们帮你也是因为这个……鹌鹑看着刘老太。

“这是我的店,有我在就不行。”刘老太也很坚定的说。

“哎呀我这暴脾气!”秋小美撸起袖子就要往上冲。就在她快挨着老太太的时候,鹌鹑突然拽住了她。

她微微低着头,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出她在想什么。秋小美一愣,跟着退了回来。

鹌鹑深深吸了口气,先是转身面对着她的小伙伴们深深鞠了一躬:“谢谢你们,因为我的一个决定让你们辛苦了。”

“没事。”于大庙摆着手,脸上挂着笑,谁知没笑两声脸就变了:“哎呦妈呀秋小美你踩我!”

大庙疼得闭了嘴。顺道做了个请的手势。

鹌鹑“嗯”了声,表情特别痛苦的看着大家:“有一个人说他不喜欢变来变去的做事方式,可能我真就是这样一个人吧,我现在想说刘阿姨的事我不想帮了,你们同意吗?”

短暂的安静了那么一秒,紧接着雷鸣般的叫好和口哨声从于大庙和鹌鹑爸嘴里传来出来,鹌鹑爸有生以来第一次抓住她的手上下摇了摇。

阿发从角落飞出来鼓了下掌又飘走了。

秋小美无比欣慰地看着她:“早该这么干了。”

大家的反应搞得鹌鹑有点不好意思,她挠挠头,看了眼还不明所以的丁点,拍了拍他的肩膀,重新转回身,看着对面的刘老太:“对不起,阿姨,这家店是我的,现在请你离开吧,我们要准备营业了。”

“这……这是咋回事啊老伴?”老太太蒙了,向跟出来的四张求助。

这时,鹌鹑才想起,四张还没表态。

“四张……”她看向他。

他也看着她,良久的沉默后,四张微微一笑:“就算你们都退出,我也会把这个店开下去,这里不行我再找地方,总之,之前宝宝说怎样,我还会怎样。”

什么?

鹌鹑紧盯着四张的脸,期望能在那张脸上找出什么东西证明他是在说假话,可是看了半天,没有。

嗓子有点干,她舔舔嘴唇,觉得自己话都不会说了:“你是说……”

“我是。”

……

这要怎么办?

一直团结的有家甜品店……出了叛徒。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

作者:梧桐私语类型:言情状态:连载中

《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小说简介:新婚第一晚,鹌鹑被老公当做陌生人赶出卧室,在沙发上辗转反侧一宿思考人生。新婚第二晚,她在天涯情感频道上留言——从天而降一板砖,把老公的记忆砸回了14岁,他不认识我,不让我和他一起睡,把我当贼一样防,陌离小说为大家提供陈蜗牛的追爱日记3奇怪的他在线阅读。

小说详情